地穴人类三上三下

CP杂食/更新随缘/喜欢评论/不用关注 ´_>`

最近没空剪视频,送大家几个铃声吧

先安利两个国漫,宝藏动画~

1、刺客伍六千 

一个词“惊艳”,两个字“完美”

这个动漫的故事满分!画面满分!配音满分!音乐满分!

动作戏流畅的惊人Σ( ° △ °|||)︴,好像看电影一样;

片头做的很有趣,感觉是很多人画的拼在一起;

偶尔有彩蛋,片尾曲偶尔会根据情节变换;

男主角的粤普,帅哦~~~(听说是导演配的_(:зゝ∠)_)

推荐指数:  ★★★★★

B站第一季已完结


2、请吃红小豆吧

这是我·国第一部讲关于食品安全的动漫,推荐大家观看。令人意外的是,弹幕里还出现了大型认亲现场,令人十分感动_(:з」∠)_


泡面番,我就是泡面的时候发现的。很可爱,方言普通话很可爱,片头曲很可爱。

剪了几个铃声,有喜欢的可以用~

声音内容看音频标题,我自己用作了起床铃~

(自行使用、请勿商用、侵删)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rSFTrg5c71j3ByWZeBVT8g 密码:s9gk

推荐指数:  ★★★★★

B站目前更新至第8集


几个问题,请大家帮忙确定一下

1.威尔是不是以前在新奥尔良当过警察?

2.莫莉的工作是啥?我的记忆里她好像是护士,但又觉得不像医务工作者_(:зゝ∠)_。还是环境保护协会啥的?




全文已完结,谢谢给评论、给红心、给蓝手、蹲点更新的小天使们~

合集链接在此:

第一集: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545438

第二集: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669748

第三集: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804700

第四集: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1090185

第五集: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1387622

第六集: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2057255

亲妈在此,HE保证。

本来只是想剪船戏的_(:з」∠)_,但是吧,这种灵魂伴侣级别的CP,光剪这个感觉完全不能表达精髓!!!于是越剪越多、越剪越多、越剪越多……

╮(╯_╰)╭

接下来也许会试着写完这篇文吧,毕竟我是个剪刀手,但是由于受片源所限改成了广播剧的形式,其实损失了不少表情和动作,希望文章可以弥补。现在太忙了,文章随缘上传。



完结撒花~

终于完结了,本以为自己不会再剪长篇,还是忍不住剪了个。

从过年追剧到现在,也是好久了。

已为CP产粮,以后可以心安理得的猫着了,o(* ̄︶ ̄*)o

PS:这是加班和生病期挣扎着修好的,尽管已经完成了音频,贴图和字幕真的好讨厌好累,老年人要修养了_(:з」∠)_,大家且看且珍惜。

-----------

本集大概讲,请看B站置顶评论,lof屏了我三次,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з」∠)_





第五集:本集拔杯分手……威尔回归家庭 _(:з」∠)_

呵呵,我就是想剪分手,这是灵感之一

不过本来还有莫莉发现小三拔后求威尔回归家庭的片段233333,但是em……我觉得根据剧情莫莉应该是不知情的(既然两地分居那是谁告诉她的呢?她也不能像阿拉娜那样自己发现,所以逻辑上看莫莉要知情也是以后的事了),所以就改啦,改了以后我也还是满意的,莫莉在不知情中给了威尔最大的回家的砝码(我会等你回来),威尔会更犹豫。最后才会决定离开汉尼拔,回归家庭。

up我可是在加班的缝隙挤时间更新的,大家看完给个反馈呗_(:з」∠)_

刚刚更新5个人看就有5个人收藏!up超级鸡冻,说明有5个人在等up更新!要是你们lof上在的话,up给你们笔芯哦❤~



本集大概讲,杜医生知道自己劝不住汉尼拔,也不能阻止威尔,所以在离开之前去找了杰克,暗示他汉尼拔和威尔的情况(由于前医患关系不能明说)。

杰克终于知道了!但是他也没有声张,因为如果汉尼拔和威尔的关系被其他人知道,等于威尔的心里评估是有问题的,杰克会被上层问询的,也会影响威尔在FBI的任职。但是阿拉娜在经过上集的奇怪的晚宴,以及对两人的了解,凭着女性的直觉,觉得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就来找杰克。杰克也暗示了她。阿拉娜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她需要求证。

阿拉娜去找威尔,基本等于威尔承认了他和汉尼拔有“特殊关系”。而此时的威尔也被汉尼拔催眠他,给他灌输自己爱他的暗示而烦恼自己的心到底该归为何处。

心烦意乱时他给莫莉打电话。威尔其实很孤独,虽然莫莉不能像汉尼拔那样深刻理解他,但其他莫莉全心全意等他回家,最终威尔决定回归普通人的生活。他与汉尼拔到了别。虽然威尔知道汉尼拔催眠了他,但他现在已经爱上了他,分手仍然是痛苦的。

第四集:互通心意就完了吗?才不是嘞~爱情总是需要波折才显珍贵~





    本集大概讲劳兹记者想深入挖掘关于FBI任用威尔这种“带有潜在危险”的外聘人员做法的风险。她发现了汉尼拔医生对威尔的评估报告,对汉尼拔和威尔进行了跟踪调查。(心理医生与病人交往甚密的话,其出具的评估报告是否可信,FBI是否重视公众安全)
    汉尼拔邀请威尔和阿拉娜共进晚餐,他们两个之间古怪的气氛引起了阿拉娜的怀疑。再加上之前劳兹的报道,阿拉娜担心威尔。
    威尔与汉尼拔的感情日益加深。但汉尼拔发现威尔还是对这份感情有不确定性,于是想带他私奔(占为己有,切断他其它的社会联系)。在离开之前的准备中威尔发现了自己的就诊时间记录,发现有很多自己不记得的来访时间,从而引起疑。威尔去找奇尔顿,让他对自己进行催眠治疗来唤醒记忆。最后他发现汉尼拔对自己使用了药物加催眠,施加了关于“我改变了你”,“要尝试去爱”类似的记忆。
    威尔现在不确定,自己对汉尼拔的感情到底是发自内心的,还是催眠下的产物。他认为汉尼拔和其他那些想研究他的人一样,只不过他是个高超的骗子,甚至欺骗了自己的感情。(被骗色薇薇(•̀⌄•́))

第三集~

我灵感的源泉!!  本集心意相通,情话大合集~~发福利了~~

我跟你们讲,不听后悔_(:з」∠)_





-------------------------------

上集威尔察觉到汉尼拔在离间他身边的人(占有欲啊~),但是汉尼拔以退为进先拒绝了威尔的诊治,以证清白(并没有)。

本集大概讲,威尔转诊给了奇尔顿,汉尼拔就开始跟奇尔顿关系密切了起来,从他口中知道威尔很想见自己,就按耐不住想去见威尔,但是彼德丽娅在提醒汉尼拔不如就此和威尔划清界限。

在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彼德丽娅决定终止和汉尼拔的医患关系,她先去看望了医院的威尔(病情加重),希望威尔就此远离汉尼拔,不然他会陷进去(汉尼拔不是轻易放手的类型),但是威尔被汉尼拔的离开弄得措手不及,情感无处依托。

彼德丽娅又去和汉尼拔告别,自己能力有限帮不了他(觉得汉尼拔会成为很麻烦的病人)。汉尼拔没了约束,迫不及待想见威尔了。

威尔重新开始心理咨询,和汉尼拔的分离以及彼德丽娅透露出来的信息,让他认清了自己和汉尼拔关系的走向——汉尼拔爱着他,他也爱着汉尼拔。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全力阻止的彼德丽娅没想到自己成了助攻_(:з」∠)_


第一集:指路  这里

              文字版(一) (二)

第二集~

声音好像有点轻,大家自己调音量哈~


有木有人在追呐~如果没什么人的话我就………

……………………………………………………………………

……………………………………………………………………

…………………………………我也不能怎么样_(:з」∠)


大家快来和我讨论剧情(~ ̄▽ ̄)~


------------------------------------

本集大概讲:回忆了阿比盖尔出事时的情况,现在威尔已经知道了真相。汉尼拔开始治疗威尔的心理创伤,在交谈中还揭示了自己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米莎。威尔没有了阿比盖尔作情感支柱,就打算从阿拉娜那里获得(暗恋多年,好朋友),被拒后,又向汉尼拔求解。汉尼拔趁机挑拨了威尔和阿拉娜,以及杰克的关系(只有我是为你好)。

杜穆里埃医生再次提醒汉尼拔不要越界。汉尼拔表示我有“非常规”的方式调节与威尔的关系(催眠,至于内容……)。威尔不是一般人,他发现了汉尼拔在挑拨他和其他人的关系,以为汉尼拔可能是想研究他。

汉尼拔以退为进,先拒绝了威尔的诊治。并去其他人那里挑拨与威尔关系(杰克这个傻大胖…)。


【拔杯】原声广播剧Mind·Crime 第一集 文字版—相遇(二)

接上文  第一集 文字版(一)

            广播剧 第一集

-------------------------

 

威尔觉得全身很轻盈,这很难得,因为他最近总是睡不好,非常多的梦,醒来了却什么也不记得,只能抓住一点情绪的尾巴——焦急、悔恨、茫然无助和巨大的悲伤,到底做了什么梦呢?

 

“爸爸”

“怎么了?”

“还有别人在这里。”

阿比盖尔?虽然意识模模糊糊的,但威尔觉得她不应该在这里。

关门声惊醒了威尔。

“威尔……威尔?”

是莱克特医生,他为什么会来?威尔迷迷糊糊的想。

“24小时内皆可取消预约无需付费哦。”

哦,今天是看诊的日子。

威尔揉了揉眼睛,轻盈的感觉消失了,现在他又开始头疼了。

“几点了?”

“快九点了。”

“真抱歉。”

“不用道歉。”

“我一定是睡着了……我梦游了吗?”

“你的眼睛是睁着的,但神志却不在这里。”

“天啊…”威尔觉得自己很不对劲,“感觉就像睡着了一样,我得把睡觉戒了,逃避噩梦的最佳方法。”


威尔吃了点止疼药。

“要平静躺着却担心不小心睡着是很难的。你要思考什么?在聆听自己于黑暗中的呼吸声以及眼睛眨动的微弱声音。”

“我现在做梦比以前频繁得多。”

“至少你在梦境中的人身安全是有保障的,放弃了自我掌控,不再挣扎。”

“是啊,我在入睡前还想着要把自己严实得装进睡袋里。”威尔自嘲道,“那听上去就像是穷人版的疯子束身衣。”

“你判断出那个天使制造者如何选定被害人的了吗?”

威尔感谢莱克特医生及时转移了话题,他不喜欢谈论自己有可能会变成疯子这件事。

“他眼中的人和别人眼中的不一样,他可以看出你是好是坏,或者他自认为可以。”

“你和那个杀人犯也没什么不同。”

威尔倒没觉得受到冒犯,他知道莱克特医生是个坦荡的人,坦荡的性格,这就是一句陈述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说实话,威尔觉得这样的谈话反而很舒服,伪装也是一件费力的事。现在,他对莱克特医生的回答很期待,他对他展现真实的自己,和别人不同的,那么对自己的评价应该会是真实准确的。

“那我的大脑也存在问题吗?”

“你想要感受那种宁和平静,天使制造者也想要同样的平静。”

“你知道自己是有选择的吧。”

“是什么?”

“天使制造者会被自己脑中的幻想毁灭,你不必遭受同样的命运。”

 

你选择你所成为的,你的能力不能。

威尔觉得室内一瞬间安静了,连空气中飞舞的灰尘都落定了,只能听见心跳声和……吸气声?


“你刚刚是在闻我吗?”

“难以避免。”莱克特医生表情复杂,“我真该给你介绍一种更好的须后水了。你这味道可不好闻,像密封的瓶中船。”

“我一直收到那种圣诞礼物。”

威尔边回答边回头,发现他的心理医生就站在他身后,两人靠得太近了,几乎要贴在一起,恋人般的亲密关系距离。

“你的头痛最近严重了吗?更频繁了吗?”

“是的。”

“要是我就会换一种须后水。”

挑东西一向不是威尔的强项,也许下次应该听听他的心理医生的推荐,毕竟这位欧洲来的医生在圈内一直就是绅士的代名词。

会是什么味道呢?医生的须后水的味道。威尔忽然有点想知道。

-------------------------

 

威尔发现自己再一次梦游了,这一次自己站在屋顶上醒来。

 

“我最好还是问一下,我能假定你现在不是在梦游吗?”

“抱歉这么早打扰你。”威尔现在很害怕,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来敲他的心理医生的家门。幸亏他的狗狗叫醒了他,阿比盖尔还没发现。威尔真的不想下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什么不可挽回的处境里。

“你来找我,不用道歉。”穿着睡袍的、没有梳理的、和平常截然不同的医生仿佛自带了安抚气场,让威尔冷静下来。

“工作时间是为病人制定的,我厨房的大门永远向朋友敞开。”


“成年人中的梦游发病没有儿童那样普遍。”

“可能是癫痫发作吗?”

“我倒觉得是普通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在否认可怕事件到承认这些事之间,往往隐藏着心理创伤。”

“这么说我承受不了。”

“你的经历可能击垮了那些给予你控制感的正常机能……难道不是吗?”

威尔端着咖啡,坐在他心理医生的厨房里思考。他不明白,枪杀一个罪犯能给自己造成这样大的伤害吗?他的大脑确实存在风险,但绝不脆弱。还是说,伤害来自于自己这样做的……原因?

长久的共情罪犯心理让自己变成了最害怕成为的样子。

真正的变成了他们。

“你试过用裸头草碱④吗?”    [④蘑菇中的致幻成分]

“一些精神学家认为精神的变异状态能够用来唤醒人的创伤性记忆。我建议你用这种药物。”

“在我的监护下,你很安全。”

看着自己的心理医生从冰箱里拿出一种颜色艳丽的干蘑菇,泡在茶壶里。威尔决定先不去想这从哪儿来的,合不合法,以及他的心理医生为什么会在冰箱里备这个。现在他只迫切的想要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信任我吗?”

当然。

威尔接过了那杯茶,一饮而尽。

请告诉我真相吧,威尔想。

 

脑子像痛饮了二十瓶伏特加,昏昏沉沉的。

噪音,各种噪音。在噪音里,威尔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太快了,心率太快了,他开始眩晕,画面在自己的眼前扭曲。

他感觉自己不在他的心理医生的厨房里了,他在另一个厨房里,他自己家的。自己在做早饭,电话铃响了很久没人接。阿比盖尔为什么不接?

忽然,威尔听见了女孩的呼救声。是阿比盖尔吗?她遇到麻烦了吗?

他马上跑过去打开房门。

又是一个厨房,一个威尔只去过一次但永远都忘不了的厨房。


他枪杀了“明州伯劳鸟”的地方。

十枪。


-------------------------

 

威尔蜷缩在地板上,看上去快要崩溃了。

看来他快接近真相了。莱克特医生敬业地做着观察。

威尔开始微微挣扎,仿佛想从噩梦中醒来。他发出了小动物受伤般的呜呜声。

他在哭吗?莱克特医生走近了,跪坐在威尔身边。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在他的职业生涯里,少有的产生了抱抱他的病人来安慰他的想法。

这太亲密了……但,管他呢,威尔很脆弱,他需要我,汉尼拔想。

然后,他伸出了手。

“我去了明尼苏达州……”

“……带着阿比盖尔。”

“我们一起去了明尼苏达州……”

“……她没跟我一起回来。”

 

汉尼拔停住了。

威尔睁开了眼,药效过去了,他得到他想要的了。

莱克特医生伸手将威尔从地板上拉起,用熟悉的声音说道:“告诉我。”

 

END

 

------------------------------------------

UP有话说:

真相就是威尔和阿比盖尔去明尼苏达州。阿比盖尔被“明州伯劳鸟”杀害。威尔先于FBI找到了犯人并击毙了他。由于巨大的悲伤,加上威尔特殊共情能力的影响,导致他的大脑拒绝接受阿比盖尔死亡的事实并产生幻觉,而关于这个事实的所有线索都被屏蔽了(接电话、买礼物、不在家、梦游)。这导致了一些记忆错乱和无法自圆其说的情况。威尔的理智觉得有什么事不对,但他的内心拒绝去想。他就把这个精神上的问题归因到他能力的影响。(能力确实也有影响的,这里其实是能力+心理创伤,最重要的心理创伤反而被掩盖了)

汉尼拔一开始接电话的时候就察觉了,然后他去翻了威尔和案件的档案。他注意到威尔屏蔽了阿比盖尔已死亡的事实,所有在诊治过程中在不断提及阿比盖尔和有关威尔有心理创伤这件事。致幻剂确实是汉尼拔的主意,毕竟他是一个“敢于尝试”的心理医生。

现在他们确实只是相遇,但汉尼拔已经被威尔吸引了,不光是威尔的特殊能力,其实他们有很多共同点,是同一类人。目前汉尼拔还在犹豫阶段。一是心理医生不能和病人发展亲密关系,违法职业道德,严重的要吊销执照(杜穆里埃医生在劝,但我觉得汉尼拔其实也不很在意),二是毕竟刚认识,感兴趣,而且现在还在取得威尔信任阶段。

期待他们后续吧~



【拔杯】原声广播剧Mind·Crime 第一集 文字版—相遇

我是一个剪刀手,这是我第一次写文章,请大家多担待着点,有什么关于写文的建议的话,欢迎大家来跟我提~写在评论里就好ヾ(❀╹◡╹)ノ~

这篇文章其实是我剪的故事的台本扩写。指路  原声广播剧 Mind·Crime 第一集

主要是因为这一次是原声剪切,剧情是被台词限制了,为了做出新的剧情没有使用视频。这样的话会有一个问题,剧情表达上损失了角色表情和一些动作。为了让大家对剧情做一个更好的理解,我这一次把台本扩写一下,变成文章给大家观看。

由于时间的原因,我要保证视频先完成,所以文章到现在为止,我只写了第一集的内容…按照我的习惯,一般不写完是不会拿出来的,但是这个第一集有不少菇凉好像没看懂,所以我打算把第一集当做试阅提前贴出来。因为第一集是涉及到一些角色的设定的,比较重要。

等我全部写完并修改好后,我应该会一次性放送所有的内容。如果大家觉得太迟,那么哪个剧情看不懂,可以直接在评论里问我,只要不涉及剧透,我都会回答。


本剧某些设定跟原文肯定有出入,大家表较真~

至于这个文嘛,大家就看懂怎么回事就好了,不要太在意我的文笔_(:з」∠)_


====================


椅子移动的声音、收拾书本的声音、聊天的声音、脚步声。

终于下课了,再讲述一遍案件的感觉并不比当时更轻松,这该死的天赋,威尔想。他觉得自己现在急需室外伴着阳光的新鲜空气,再来杯咖啡就更好了,昨晚没睡好,头疼得很。

“课上得怎么样?”是杰克·克劳福德。

如果不是因为上个案子自己击毙了犯人需要接受审查,现在应该和他在调查新的案件了吧。他是个工作狂,今天会来很大可能是审查出结果了,威尔猜测到。

“他们鼓掌了,这课不该有掌声。”

“审查委员会可不会这么想。”

“你被表彰了,他们批准了你可以马上重出外勤。”

杰克面色轻松,同来的阿拉娜却显得有些担心。

“问题是……你想回去吗?”


威尔有些犹豫。

 

“我想让他回来。”杰克马上接话道,“我已经告诉委员会,我会建议进行一次心理评估。”

威尔看着阿拉娜,恍然大悟。

“我们现在开始吗?”

“评估不是由我来完成的…”

“汉尼拔·莱克特更合适,你俩的关系更不带私人色彩……听话,威尔!我想要睡个好觉!”

全然不顾杰克在身后大喊大叫,威尔走出了教室。

不是他想显得这么无礼,社恐对他仍旧是个难题。即使是按世俗社会关系来说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杰克和阿拉娜,在这种关注度下威尔仍然会感觉不适,更别提他刚刚撑过了一堂在五十人注视下的六十分钟课程,他真的真的非常需要新鲜空气。

至于心理评估,那个汉尼拔·莱克特,好像在哪里听过,哪里呢……算了,先别想了。威尔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过载了。自从他击毙那个犯人后,他就感觉很奇怪,难道亲手夺取他人的性命对他来说是这样影响深远的事吗?毕竟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杀过无数次人了……用各种方法。

-------------------------


第二天一早,威尔正在厨房做着自己的早餐。

煎蛋、培根、咖啡,美国人。

咖啡机嗡嗡工作着,煎蛋和培根在锅里滋滋作响。威尔觉得自己心情还不错,不过,总觉得应该多做点。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家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厨房到电话座机有一定距离,威尔在0.2秒内做出了决定:把火关小迅速跑过去接,不然影响煎蛋的口感。他对吃的最大执着也就是流黄蛋了。

 

“你好?”

“早上好,威尔。”

“请等一下”“爸爸,找你的。”

原来阿比盖尔在家,可是她现在不是应该在州立大学上课吗?昨天果然太累了,都没发现她回家了①,威尔默默想着接了电话。    [①本文设定阿比盖尔是威尔养女,无其他社会关系]

“早上好,威尔。”

    这、是、谁?!

-------------------------


站在红棕色木门前,威尔有点恍惚,自己昨天是怎么答应到这里来了的?

早上那个礼貌的声音来自阿拉娜推荐的心理医生汉尼拔·莱克特。他真的很有礼貌,对待威尔接电话的奇怪反应,只是一瞬间的欲言又止而已,马上便恢复正常,直接说明来意。声音确实挺好听,不动用自己的能力威尔都可以想象对方应该是个优雅礼貌的男人,身材应该高大,一丝不苟,说不定是个喜欢穿三件套的老派作风的欧洲人。

身家清白、无不良记录、业务能力强、人缘极好,这个是动用警局系统查的。毕竟是阿拉娜曾经的好感对象,威尔多多少少有点好奇心。

好吧,查到莱克特医生曾就职的学校,威尔才终于记起来这个名字的迷之熟悉感。当时正在读博的阿拉娜在与他的邮件中,字里行间都充满了对莱克特导师的小女生式崇拜,那种小心翼翼不想表现的太明显,实际上压也压不住的喜爱之情,连威尔这个社恐的家伙都感觉到了。即使后来他们只是从师生关系变成了同事关系,阿拉娜也把这段“每封邮件起码出现10次莱克特”的黑历史当成笑话偶尔和威尔谈起,威尔还是会有点酸酸的。

我的女孩太好了,你配不上,我也一样。

 

“晚上好,威尔。”

“请进。”

威尔站在二楼的书架前观察莱克特医生的藏书和…莱克特医生。

医生正在楼下的办公桌前写些什么,显得非常的专业。不过等下就该问些蠢问题了吧,威尔想。别问威尔怎么会这么清楚流程,毕竟他的能力一直是心理学界的热门,心理医生都恨不得撬开他的脑子好好研究一下。

心理医生都是没礼貌的家伙,威尔恨恨得想。哦,阿拉娜除外。

 

莱克特医生拿着一份文件走过来。

“那是什么?”

“你的心理评估报告,你一切正常,而且尚算理智,很好。”

这个答案很出乎意料,最近的新套路吗?

“你就这么直接放我过关吗?”

“是的,只要杰克·克劳福德知道他没毁了你,他就能安心了。而且搞定文书报告,我们的谈话也能继续了。”

“杰克觉得我需要接受治疗。”

“对此你感觉如何?”

“如果是你呢?”

威尔知道莱克特医生想跟他谈什么,他也知道杰克在担心什么。

击毙正在行凶的犯人这件事并不会给威尔带来麻烦,再难缠的律师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但是,开了十枪可以。

威尔在所有FBI之前找了犯人,并且朝他开了枪。即使前三枪已经制止了犯人行凶,威尔还是开满了十枪。

 

过度杀戮。危险的信号。

威尔自嘲道,当所有人都认定你终有一天会变成精神变态中的一员时,你好像就已经被判刑了,只是还没有立即执行。一旦有风吹草动,一点苗头,马上就会被严加看管,像对待那些被他抓住的人一样。

一群胆小鬼,威尔耻笑道。

但他内心深处还是有个小小的声音说,万一他们说的是真的呢…

“我直到现在也无法确定,我扣下扳机不是因为那种冲动。”

“如果你的目的是杀他,也是因为你了解他做了什么……那有一种特别的美感,给已无法发声的人回应的机会。”

“我就该留在路易斯安那当船用引擎修理工。”

“船用引擎只是机器,是可预知的问题,很容易解决。即使修不好,也还有桨。你的桨在哪呢?”

“你应该做我的桨。”

“我是。”

“你不是因为杀了他而感到抑郁,对吗?你其实是因为杀他的感觉很好而感到难过?”

“……我喜欢杀他的感觉。”

-------------------------


 “他使用的是移情的方法。”

“他能在脑中假定你的想法,或者我的,或者其他让他害怕的观点。”

“这种天赋很折磨人,杰克。”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在与他新病人的初次接触中就发挥了过硬的专业技能,几乎是立即就了解了威尔的特别之处。就像一位高超的赌石师,他一拿起就知道这块粗糙不显眼的石头里面是有怎样独一无二的珍贵宝石,并为他着迷。

但这种美丽的宝石易碎。

不对,这样说不是很准确,有点完美主义的莱克特医生否定了自己的比喻。他刚刚可能和杰克一样,错将威尔当成了招待贵宾的易碎的高档茶杯。但威尔是灵动的,变化的,不受控制的,鲜活的存在。不知为何,让他联想到了自己曾经在非洲大草原上看到的猫鼬,可以和毒蛇搏斗的有趣的小家伙,小小的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杰克对于莱克特医生的话不置可否。威尔能力的风险他当然知道,但他需要他。

莱克特医生合上面前的案件报告和威尔的档案,结束了这次谈话:

“这种知悟能力就像双刃剑。”

伤人者自伤。

-------------------------


(一个月后)

“晚上好,威尔。”

“请进。”

威尔领着一个礼物盒进门。

“圣诞节提前到来了吗,还是延迟了?”

“本来是给阿比盖尔的。”

“本来是?”

“我改变主意了,我当时思路不清醒。买的时候我非常沮丧,或许现在也是。”

“什么东西?”

“放大镜,还有飞钓装备…”

“教她钓鱼?很有父爱啊,威尔。”

威尔毫不意外的看到莱克特医生怜悯的眼神,还有这违心的称赞,在买礼物这件事上他的能力一点儿用也没有。早知道应该问问莱克特医生的意见,总觉得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他。

 

心理咨询开始,两人面对面坐在莱克特医生办公室的真皮座椅上。

威尔觉得很舒适,莱克特医生的椅子挺不错的。

“跟我说说你母亲的事。”

“这种疗法很取巧啊,莱克特医生。就像低悬的水果②。”    [②容易得到的信息]

“我猜那水果一定在很高的树枝上,很难够到。”

“我妈也是这样。永远不了解她。”

“很不错的开场。”

“跟我说说你妈妈,从那开始吧。”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母都过世了,众所周知我是孤儿。十六岁时被我的叔叔罗伯特收养。”

“你们家富裕吗,威尔?”

“我们家很贫穷。我跟着我爸从洛克西到格林维尔,一路到伊利做船工。”

“永远都是学校新来的男生,永远都是个陌生人。”

“永远都是。”

 

“家庭对我来说有些陌生。”威尔突然想和他的心理医生聊一下家庭,他有一种感觉,他必须谈谈这件事,“就像是一件不合身的西装,我对家从来没什么概念。”

“你给自己建立了一个家,我说的是阿比盖尔。”

 

阿比盖尔。威尔轻柔默念她的名字。

阿比盖尔是特别的。

-------------------------


“威尔·格雷厄姆有麻烦了。”

彼德丽娅·杜穆里埃医生皱了一下眉,作为汉尼拔·莱克特的心理医生,最近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真的太高了,她还以为汉尼拔有了口头禅③。    

[③“will”与“well”发音相似]。

“这让你感到困扰吗?除了出于职业道德而对病人的关心之外。”

“我看到他的疯狂,而我想将其控制住。”

“他让你看到了什么?”

“之前他意识到他对事物的看法和感知都与别人不同。”

“你也是?”

“我在威尔身上看见了自己。”

 

认同感危险的信号。对于心理医生和病人来说。

 

汉尼拔·莱克特也有麻烦了。

 

“他依然是你的病人,汉尼拔。”

“就威尔·格雷厄姆来说,如果你有迈步向前的冲动,你必须强迫自己退后一步。”

“就眼睁睁看着他失去理智?”

“有时候我们只能袖手旁观。”


TBC